主页 > 法律在线 > 看央视热播剧《一代洪商》|“洪油”串起常德河街多少往事
看央视热播剧《一代洪商》|“洪油”串起常德河街多少往事

  近日,《一代洪商》电视剧在央视热播。从片中许多镜头,我们仿佛可以看到常德河街

  电视剧以沅水上游洪江油商为故事脚本,向观众展开了一幅幅20世纪民国至抗战时期跌宕起伏的历史画卷。湖南怀化市洪江位于沅江上游。洪江是明清民国时期湖南八大商埠之一,盛产优质桐油,人称“洪油”,占当年全国总产量的10%,湖南省的三分之一,曾是支撑起洪江经济的支柱产业。

  洪油的鼎盛时期,有多繁华?沈从文曾在《常德的船》中描述:“在沅水流域行驶,表现得富丽堂皇,气象不凡,可称巨无霸的船只,应当数‘洪江油船’。这种船多方头高尾,颜色鲜明,间或且有一点金漆饰……下行可载三四千桶桐油,上行可载两千件棉花,或一票食盐。”

  桐油按品质分别称:洪油、秀油、桐油、光油。洪油产于洪江;秀油产于重庆秀山。因其工艺品质差别,洪江与秀山的桐油,成为当年追捧的上等油料。

  据相关历史资料介绍,1935年沅水流域产桐油28万担,洪油86400担,秀油35280担,共40多万担。如此多的桐油通过常德河街运往全国各地,并分转美欧市场,常德河街的航运贸易相当发达。在900多公里的沅江水面上,各种满载货物的船只、木排有近千艘,浩浩荡荡、首尾相衔、极为壮观。

  开国大将粟裕在回忆录写道:1924年1月下旬,他告别家人第二次到达洪江。由于等船的原因,他在洪江停留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后,才搭乘沅江航船去常德。2月下旬出发,途经黔阳、溆浦、辰溪、泸溪、沅陵、桃源,3月上旬到达常德,历时半个多月。一路上,粟裕饱览沅江两岸秀丽景色,目睹劳动人民遭受压迫剥削的苦难,听老船工和同行旅客讲述沿江名胜古迹和风物传说。1925年春天,粟裕考上了湖南省公立第二师范学校,该校前身为1902年由维新人士熊希龄先生在常德创建的西路师范讲习所,也就是今天的常德市一中。在校期间,粟裕还结识了湘西校友滕代远,他们共同走上了找寻线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中国东南沿海近乎全面沦陷,石油等战略物资几乎全被封锁的困境下。内地与沦陷区交通封锁,长江实行了禁运,各油号全部停业,洪油不能继续销售,只好运往常德近郊就地囤存。中国桐油业者从桐油里提炼出两千多吨“替代汽油”、“替代柴油”、“替代煤油”。抗战相持阶段的多次正面战场大捷,就是靠这些“替代能源”打出来的。

  1939年2月,中美双方达成了著名的《桐油借款和约》,中国以桐油贸易为筹码,换取了多达2500万美元的“商业性贷款”。当时一句流行语:“一株桐树抵得过一支机关枪, 一个桐果抵得过一颗手榴弹, 一粒桐籽抵得过一发子弹”。

  一位出生在常德的美国籍女士巴玉华, 在《家在常德》一书中记述了常德河街被毁的过程。首轮空袭于1938年11月底开始,一直持续到1943年的5月。繁华的常德河街遭到战火的严重损毁。战争使沅江水运线割断,无数人转移至沅陵、泸溪浦市、溆浦、洪江等地。

  “追寻常德历史,挖掘河街文化,我多次深入湘西各地,探访洪江古商城,搜寻大量历史资料,用画笔雕刀,重塑常德大小河街码头,展示常德繁荣昌盛景象。”木雕艺术家潘能辉说。

  沅江水系串起的故事,写在1033公里的碧绿丝带上,镶嵌在湘黔二地。这是长江的八大支流之一、这是一条多民族繁衍生息的文化长廊、这是一条瑰丽的楚文化长河、这是一条古老的南方丝绸之路…

  常德河街自古就是联结中原地区与云贵高原的重要交通码头。从常德到洪江,是一条得天独厚的风景带。连绵不断的崇山峻岭,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清澈见底的滔滔江水,鬼斧神工的奇石险滩,山水与人文交织辉映的绮丽画卷在沅江二岸缓缓展开。

  从屈原开始,沅水在沦为贬谪之地的历史中长叹。朝发枉渚夕宿辰阳,离开了沅江,求索之路能走多远?大唐司马刘禹锡留下“柳色青青江水平”、“东边日出西边雨”的浪漫句子;几根来之不易的楠木,漂荡在沅水之上,建造着大明皇宫的威严;心学大师王阳明沿沅江上下求索,用楚泽风烟写心灵花源;沈从文逆流而上回到凤凰,一个战士不是战死在疆场上,便是返回故里,沅江的牵绊,从未离去。

  湖湘文脉连商脉,常德河街、凤凰古城、洪江古商城......一个个文化地标,成为大湘西之旅的重要节点,在文旅湖南中,正焕发出新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