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教育新闻 > 长沙院士金展鹏坐在轮椅上接受祝福(图)
长沙院士金展鹏坐在轮椅上接受祝福(图)

  “新科”院士金展鹏教授看上去精神矍铄。昨日上午11时,刚从中南大学校医院就诊回来,坐在轮椅上接受着大家的祝福。

  很难想象,这位我省今年唯一增选为中科院院士的科技工作者,早在1998年就不幸被病魔击中,四肢瘫痪,生活难以自理,但也就是在这段日子里,金展鹏教授申报院士成功,这是怎样的一个奇迹?

  轮椅旁摆放有一个大花篮,上面写着“祝贺尊敬的金老师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花是金展鹏教授远在芬兰赫尔辛基大学求学的学生上午托人送来的。

  “在11月24日晚上,就有学生从网上下载我当选院士的消息给我,今天有不少学生打电话来向我表示祝贺”,金展鹏院士显得很高兴,“这个结果来之不易,凝聚了很多人的劳动,包括我的老师、夫人、同事、学生,没有他们,我不可能取得今天的这个成就”。

  “院士是一个荣誉,更是一种责任,如果我身体好的话,我肯定会还要大干一场”,65岁的老人豪情焕发,现在,我只能说,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肯定会扎扎实实做事,清清白白做人,为祖国多培养一些人才。

  有一个对比让人感动。中南大学在2003年“中国大学评价中”的总得分是62.30分,而金展鹏教授在2003“中国大学评价”年度内(1999-2001)培养博士生4名,硕士生7名,他和他指导的学生发表的论文被SCI收录25篇,被SCI引用37次,在2003年中国大学评价中为中南大学所作出的贡献占总得分的3.53%,相当于约100个中南大学专任教师的人均效率。

  1998年春季,金展鹏突然颈椎发病,四肢瘫痪。万幸的是,金展鹏大脑依然十分清醒,思维未受任何影响,语言依然流畅,他把不幸置于度外,念念不忘的是他和学生创立起来的相图事业,在与病魔抗争的同时,继续招收研究生,照样发表学术论文,创造了世界领先的学术研究成果。

  取得这样的成果当然需要克服巨大的困难,不过金展鹏显得很坦然,“不能老想着身体,人总要有点支撑。做一点事情,人过得也充实些”。

  “老金这些年不容易”,夫人胡老师的感慨让金展鹏静了一下。很多的时候,他晚上只能睡两到三个小时,“因为全身疼痛,必须进行一段长时间的按摩才能入睡”,胡老师介绍,最难为老金的是每天两个小时的读书时间。由于自己无法翻书,因此除有专人替他翻书外,更多的时候是金展鹏躺着,身体不能动,一个特制的木架卡在床上离头10公分左右,把书放在架子上,然后再按时给他翻页,尽管是躺着看,但金展鹏每天都要坚持看两个小时左右,而且基本都是英文读本的书籍和杂志,“很多时候扶他起来,他的脖子都难以转动”,胡老师心疼地说着。

  在国际相图界,说起“长沙金”,大伙耳熟能详。他就是享誉全球的金氏相图测定法和金氏相图理论创立者、中南大学金展鹏教授。这些年,金展鹏院士共培养博士、硕士40多名,近五年参加国际会议的研究生17人次,国内聘为“芙蓉学者”1人,任美国相图委员会4人,德国相图委员会委员1名,可谓桃李满天下。但金展鹏最大的希望却是“愿我的学生都超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