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前沿 > 古清生:汽车系统论之汽车已经改变世界
古清生:汽车系统论之汽车已经改变世界

  汽车是一个人造生物,一个能够熟练驾驶汽车的人,他是能够体会到汽车随着他的大脑指令行驶在道路上的,汽车在高速奔驰、慢行、转弯、倒车以及紧急制动等简单或高难动作中,都如此深刻地表达了人类奔走的意志,它是个体人陆地移动生存最具自由化的机器,它使汽车人获得了比徒步、乘用公共交通和其他工具代步的人广泛得多的自由活动空间,它不受公共交通工具的预制路线和时间限制。汽车的快速机动性,使汽车人的生活半径可以扩大到城际之间。早在一百年前汽车尚未诞生之时,著名发明家爱迪生便预言,一个自带燃料独立行走的机器将前景广阔。

  今天,人类将汽车打造成一个仅仅是不能繁殖的生物,它的构造已经吸纳了人类当前最高智慧,汽车功能性完善的过程,便也是人类工业整体化提升的过程,它的动力性能、行驶性能、转向性能、制动性能、稳定性能、适路性能、灵活性能、舒适性通和安全性能等等,均逼迫人类在材料工业、能源工业、制造工业和标准化质量管理方面作出持续的改进和提高,在智能汽车的生产过程中,人类给汽车装备了思维和神经体系。因此,在整个人类的工业化革命中,汽车这个现代乘坐工具的制造使人类的想象力与制造才能获得空前的展现,它同时吸引世界最广泛的人群与资本的参与,美国汽车之父老福特在创办汽车工厂时,他的思想是从炼铁厂到生产整车一条龙完成,但是在汽车生产规模化以后,大量的专业工厂产生,大到发动机专业工厂,小到螺丝垫圈这样的标准件生产,都各自独立化,按汽车设计标准要求生产后源源运往总装厂的组装线组装成整车,这种协作生产方式的后果令小到数人的螺丝垫圈厂也必须执行国际最新质量标准,如果它是国际车型的协作厂。可以想象,如果不是汽车的特别要求,玻璃这种易碎品能够达到今天的强度。不仅是玻璃,随着车速的提升,其使所有材料的耐磨性,抗切性,抗拉性,抗冲击性,抗扭曲性、抗高温性和抗疲劳性都同时得到提升。所以,汽车的生产,它也使分散各不相关的工业联带起来,使各工业都达到一个均等水平。原谅我不清楚一辆普通型的桑塔纳轿车上有多少个轴承,但是可以肯定,它的每一个轴承都必须保证灵活转动,就像人的每一个关节,而人的某一个关节,比如小指的关节僵硬尚不影响人的一般生活功能,而汽车不行,只要有一个轴承磨损,它就丧失了机动性能。当然,更不能散架。汽车是一个检验整体工业水平的机器。汽车工业在完善汽车的小系统过程中,同时完善了大工业系统,在环保危机之后,它提升了炼油厂工业、发动机点火燃烧系统和汽缸的精密度。同时,随着汽车工业的发展,它还提出了道路要求,桥梁要求,城市设计要求等。这一切都包含在汽车工业的硬件建设之中,除此之外,它还对人类社会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汽车行驶在道路上,就是进入了公共空间,由此诞生了一整套行驶的交通规则和管理规则,还有它的教育体系,驾驶培训,汽车大学。警察分离出交通警种,政府设立了交通管理机构。在人类的今天,汽车交通规则可能是最广泛的标准化统一执行的法规之一。设若其它法规还有区域性和行业特性的差异,那么汽车交通法规没有特性,靠右行驶,在交叉路口,红灯停绿灯行,没有哪一个市长敢更改它,连这个试图也不敢有。汽车行驶必须严格执行交通规则,在这个严格的交通规则的限制下,汽车道路交通产生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广泛的行驶秩序,它又是平等的,如上所述,即使是市长的乘驾,也必须遵守这个秩序,他也绝不能驶入逆行道。这个秩序珍贵处在于,它又使汽车交通的高度个性化及自由行动获得了保证,纳个体自由于整体秩序之中,整体秩序最大化地保证了个性自由,秩序与自由有机兼容在汽车交通里得到最充分的体现,它使汽车文化提升到哲学的层面。所以在汽车国家,国民精神中秩序与自由是硬币的两个面,它们相互相承,自由要依赖绝对秩序,绝对秩序保证了充分自由,没有人反对自由,因此没有人反对秩序。

  因为汽车是一个社会机器,从全球范围观照,汽车交通管理理念得到延伸,交通规则的统一管理,为社会管理提供了一个参照系,一种全国统一的,或者是全球统一的规则,它及大地降低了管理成本,提高了效率,因为在汽车交通这个大秩序中,人们只要在自己的所在地学习了交通规则,或在任何一地学习了交通规则,就可以在全国或全球通用,红绿灯的概念深入人心,人们可以在异地听不懂语言,不懂异地的其他规则,也不懂那里的禁忌与习俗,但是交通规则是相同的,交通警示,路标信号是相同的,因此它的管理是简约的。它又是刚性规则,无从更改,没有小范围的约定俗成。相比之下,一个公平的标准交易工具?度量衡器,即市制标准改公制标准,它颂布了许多年,不可否认,我们在市场仍在顽固地贯性地执行市制,即使大部分市场已经统一了公制的度量衡器,但是市概念仍存,我们宁愿说一斤,而不说五百克。但是在汽车市场,它的燃料汽油以公升计量,计量与价格的统一,包括计量理念的统一,都是其他市场所不及的,这或者可以称之为计量秩序的秩序,也是全国性的。

  因此,汽车交通又创造了一个交通管理的法制大系统,这个大系统波及社会及人的日常思维,当一个国家的全体国民认为,秩序是自由的保障,他的内心就产生了遵守秩序的原动力,因为他渴望自由,绝不愿意制造交通堵塞或陷入交通堵塞的纠纷之中。诚然,我们今天的交通现实没有抵达高秩序的程度,这或许与汽车社会化的程度相关,但它的趋势是日益秩序化的。

  汽车是一台改变世界的机器,这是美国学者在深刻研究汽车工业之后得出的结论,它改变了整体工业的向度,也改变了人类的思维,人类的社会管理将在汽车交通管理中获益,如果希望社会管理的效率提高,成本降低以及建构完善秩序和增强社会稳定,就必须将规则公开化与标准化,使全社会可以完全获取熟悉并自觉遵守执行,同时监督与维护它,而个体人则在秩序中获取自由的快感。

  由上述观照,一个没有公开透明、标准统一规则的社会,不是一个文明的社会,一个没有遵守秩序自觉的人,不是一个真正渴望自由的人,这便是汽车系统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