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咨询 > 苏州吴江区盛泽镇一女士做个美容,前后竟然“花”了十
苏州吴江区盛泽镇一女士做个美容,前后竟然“花”了十

“主要就是这个‘朵朵’,所有操作都与她有关。”郭先生告诉记者,“从最开始就是‘朵朵’把她拉到了美容院,包括8月19日给我老婆践行也是她提出来的。‘朵朵’是美容院一名员工的微信昵称,具体姓名不知道。”郭先生来到市场管理局反映情况。市场管理局工作人员经过调查,认定这起事件属于诈骗。

周女士病情诊断书

贝悠谷健康美肤馆

经过市场管理局多次调解,美容院答应归还郭先生夫妇58800元,但是郭先生对调解结果不满意,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市场管理局工作人员根据相关条例终止调解。在郭先生了解到通过法律途径把钱拿回来的概率很低之后,又寄希望于市场管理局进行协调。然而,这次店方表示拒绝协调,让郭先生走法律途径。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了贝悠谷健康美肤馆,工作人员王女士拒绝接受记者采访。实习生 郭嘉浩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毕荣

然而就在出发的前三天,也就是8月19日,美容院员工又联系了周女士,以请她吃饭践行为由,将周女士约出来,并将她带到美容院,“说服她做了旺财眉,做了一个眼线,把家里仅剩的三万块钱给骗去了,并且还给她的支付宝开通了借呗,把借呗中的3900元也骗去了。”在周女士把借呗中的钱都交给美容院后,美容院的员工又让她把手机中的交易记录给删除了。“现在交易记录被删了,手机上的聊天记录也被删掉了,现在妻子的手机上都看不到。”

郭先生告诉记者,他的妻子与美容院的员工走得很近,平时家里的情况她们都知道。周女士一直将用家里的存款做美容保养的事瞒着,直到最后一天要出发回家时,周女士才告诉家人“钱丢了”。“最后要走了,她说钱丢了。我们也跟她好好说,这么多年感情了,小孩也急着用钱,假如要是丢了,我们能找的回来就找,找不回来也不怪你。”郭先生安慰妻子,妻子周女士也交代了实情,将三万元钱去做了美容项目。回到家中的周女士告诉母亲,自己犯了错,并把最初花了七万多元做美容项目的事说了出来,加上后来被骗的33900元,周女士总共被骗106300元。

在聊天的过程中,通过美容院员工的引导,周女士向美容院员工透露了自己的家庭情况,家里是做小本生意的,有一笔存款,自己现在正与丈夫闹矛盾。随后,美容院员工便开始推销自己店里的产品。周女士也是听从了员工的意见,做了一个身体美容的项目。之后美容院员工又说,如果现金支付满58000元,可以进行一次抽奖,并且还向她推荐了一个价值18800元的产品,如果她能够卖出去,就可以返现8800元。所有的项目做完之后,周女士一共花了72000元。美容院的员工特地叮嘱周女士“不要告诉家人”。

6月12日,周女士像往常一样去附近的商场购物,一位美容院的员工以免费美容为由将她拉进店里,并与她聊起了家常。“聊天主要以了解家庭信息为主,我老婆也是很天真的一个人,就把家里的情况告诉了她。”郭先生说,“美容院的员工告诉我老婆,要对自己好一点,钱拿在自己手上,平时买买自己的东西,给自己做保养。我老婆也相信了美容院的工作人员的话。”

于是郭先生再一次联系了吴江区盛泽镇派出所,派出所民警表示,由于涉案金额巨大,派出所无法受理,可以选择通过法律渠道进行起诉。“这属于经济纠纷,你可以收集证据起诉。”郭先生也找到了律师咨询,律师让他出示相关的消费凭证和转账记录。然而,7月12日,第一次付款采用的是现金支付。当时,周女士听信了美容院员工的话,把在丈夫手中的存折挂失,从银行取出现金来支付,并且美容院员工也没有给她开出任何凭证。第二次,周女士则是通过手机进行支付的,“支付的记录已经被美容院员工删掉了,与美容院员工‘朵朵’的聊天记录已被全部删除。”律师表示,有利的证据都已经不存在了,即使起诉的话也很难赢。

回到家中,郭先生也给妻子做思想工作,最后她就把之前在美容院消费的事情都说出来了。得知真相后的郭先生选择了报警,警察要求该美容院归还周女士钱款,而美容院的员工也表示会在8月15日归还两万至三万。“到底是两万还是三万?”美容院工作人员回答:“有可能是两万,也有可能是三万。”为了帮助妻子尽快恢复,郭先生买好车票,计划8月22日将妻子送往丈母娘家疗养,并把家中仅剩的三万元交给妻子,用于给父母养老。

来源:紫牛新闻客户端

“家里是做小本生意的,今年生意不好,她就去上班了,我就留在店里。平时都是老婆去存的钱,存完钱后,存折由我保管。”郭先生对记者说,“美容院员工利用家庭矛盾挑拨离间,让她去银行将存折进行挂失,这样我就不会知道(钱被取走)。我老婆本来是个老实本分的人,花钱做了这些项目后有一些心理压力,怕有一天被家人知道。”周女士一直瞒着家里。7月13日,周女士的精神状况出现了一些问题。家人把她送到了苏州广济医院,门诊诊断为急性精神分裂样精神病性障碍。在取钱为妻子看病时,郭先生才发现存折账户里的钱少了一大半。在医院住了几天后,因为床位紧张,院方便劝说郭先生安排周女士回家疗养。

近日,家住苏州吴江区盛泽镇的郭先生向记者反映,他的妻子周女士去附近商场购物的时候,被当地一家健康护肤馆的工作人员推销进店里做了美容项目,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妻子前前后后一共花费了106300元。

责编:李俊锋

转账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