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热透新闻 > 赢时胜Q1业绩“变脸” 多起诉讼遭监管问询 业绩会上被质疑“操纵
赢时胜Q1业绩“变脸” 多起诉讼遭监管问询 业绩会上被质疑“操纵

  财联社5月13日讯(记者 付静)基于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一系列金融新政新规、北交所设立带来的金融IT系统建设升级改造需求,赢时胜(300377.SZ)去年净利同比大增17倍,不过今年一季度却由盈转亏。5月13日下午的业绩会上,赢时胜因业绩“变脸”、股价持续走低、遭股东减持、多起诉讼迟迟无消息披露等情况受到诸多质疑,此前创业板公司管理部亦向其下发年报问询函。

  董事长唐球在业绩会上表示,一季度出现亏损主要是受到新冠疫情以及公司营收季节性影响。

  据公司披露,2021年公司母公司金融IT业务年度销售订单金额同比增27%,不过一季度“受疫情影响,销售订单及业务交付没达到正常水平,营收增幅水平不达预期,员工薪酬等刚性支出成本费用较营收增幅大”。财联社记者注意到,一季度公司营业成本上涨51.70%,主要系员工增加以及员工薪酬调增。

  财务数据显示,公司2021年实现营收10.30亿元,同比增22.93%;实现归母净利润2.63亿元,同比增1786.27%。公司今年一季度实现营收2.24亿元,同比增13.94%;归母净利润-3680.26万元,同比下滑120.02%,由盈转亏;扣非后归母净利润-3767.33万元,同比大降1905.40%。按单季来看,赢时胜今年一季度营收环比下降33.50%,归母净利润环比下降166.68%。

  值得关注的是,2021年公司定制软件开发和销售、服务费营收分别同比增39.79%、8.17%,而毛利率分别同比下滑8.04、13.63个百分点。基于此,监管部门要求公司说明前述业务收入同比增长的情况下毛利率下滑的原因及合理性。唐球在业绩会上回应财联社记者称,“毛利率下滑主要是职工薪酬成本增长及毛利率低的规模类项目合同增加。”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2021年公司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2.27亿元,主因在于公司持有的东方金信因引进投资者估值变动产生较大的公允价值增加,监管部门亦就此提出质疑。

  公司财务总监廖拾秀在业绩会上表示,“公司投资的企业东方金信进行了增资,公司对重新认定产生的损益计入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公司年报已经会计师审计并出具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不存在会计处理问题。”此外据唐球称,“根据东方金信与公司的正常股东层面的沟通情况了解到,东方金信正在积极准备上市中。”

  公司此前的多起诉讼亦受到问询,投资者亦做出“为什么迟迟未有消息披露,是因为管理层漠不关心还是另有原因”的发问。基于此,唐球做了详细说明:子公司上海赢量涉及的借贷纠纷案已执行和解;孙公司上海蒲园涉及的买卖合同纠纷案、委托合同纠纷案已达成调解;子公司上海赢志泰涉及的其他合同纠纷案、保理合同纠纷案截止目前尚未审理完毕,涉案债权事项具有重大不确定性。

  唐球表示,“公司根据相关情况已于2020年度全额计提了上述坏账准备,坚决、全面退出供应链金融业务领域。”

  值得关注的是,截至2022年3月31日,赢时胜股东恒生电子(600570.SH)持股比例占公司总股本的3.95%,较上年同期降33.57%。业绩会上有投资者对此提出质疑:“为什么恒生入股后,马上21年业绩大涨?而恒生开始减持,22年一季度业绩马上开始变脸,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唐球对此回应称,“(公司业绩)不存在任何恒生入股和利益输送等不符合常识逻辑的因素影响。”唐球表示,恒生电子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完全出于其自身因素考虑,关于大宗交易具体受让方,深交所官网只对外披露了大宗交易的成交价、成交数量和买卖双方所在的营业部,并无具体受让方信息。

  另外,业绩会上不少投资者针对其股价持续下跌表示不满,其中更有投资者犀利发问:“贵公司有没有操纵股价,坑害投资者?”截至13日收盘,公司股价年内已跌去3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