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新闻 > 1900万年前鲨鱼曾濒临灭绝
1900万年前鲨鱼曾濒临灭绝

  大约1900万年前,在地球最大生态系统——海洋中,鲨鱼经历了大规模灭绝。

  但是研究人员只窥见了故事的梗概,而且仍不清楚鲨鱼为何大规模死亡。不过,他们似乎预见了故事的结尾:现今,幸存的这些鲨鱼物种似乎在重演1900万年前的大灭绝。

  6月4日刊登于《科学》的这项研究显示,远古时期,海洋中出现了物种灭绝神秘事件。但令人困惑的是,鲨鱼大灭绝似乎隐藏在一段以前并不引人注目的地质时期。研究人员是怎么找到它的,这又意味着什么?

  在此次大灭绝之前,鲨鱼在海洋生态系统中扮演着比今天更重要的角色。当时,在海洋中巡游的鲨鱼数量是现在的10倍多。

  实际上,人们对古代海洋的研究一直受到岩石记录的限制。“这些岩石记录往往局限于浅水沉积物,因此我们对远洋动物群的海洋历史知之甚少。”瑞士苏黎世大学古生物博物馆研究所的Catalina Pimiento和美国史密森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的Nicholas D. Pyenson在同期发表的评论文章中写道。

  耶鲁大学地球科学家Elizabeth Sibert和现于纽约州立大学攻读博士的Leah Rubin决定从微小的牙齿和鳞片入手,探索远洋生物的历史。

  一开始,研究人员决定利用深海沉积物中的鱼类牙齿和鲨鱼鳞片化石,梳理8500万年来鱼类和鲨鱼丰度的数据,以便了解这些种群的长期正常变化。这些从深海沉积物钻探岩芯(约5700米深)中提取的化石都在数千年的规模内以良好的顺序累积,虽然无法较好地显示鲨鱼的系统发育,但其高时间分辨率能为研究人员提供其他视角。

  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出现了——中新世早期发生了一次未知的鲨鱼大灭绝事件,它们几乎从远洋沉积物中消失了,数量减少了90%,形态多样性减少了70%,而且再也没有恢复过来。这一数字是6600万年前白垩纪—古近纪大灭绝事件中鲨鱼灭绝数量的两倍,后者导致地球上3/4的动植物灭绝。

  而且,这种转变在地质时期上是突然发生的,甚至可能在不到10万年里。“从我们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这次灭绝是迅速的,而不是渐进的——它仅仅发生在几个沉积物样本之中。”Sibert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

  Sibert提到,他们对样本中保存的鲨鱼小齿的形态变化进行了定量分析,将南太平洋地区的798个小齿和北太平洋地区的465个小齿划分为85种明确的形态类型,并对不完全小齿进行了3种“全面”分类。结果发现在灭绝后的沉积记录中,鲨鱼并没有出现新的齿状体,表明灭绝事件后,鲨鱼没有再次多样化。例如,几何小齿的相对数量从灭绝前的35%下降到灭绝后的3%。

  “但中新世事件可能选择性地灭绝了栖息在远洋的鲨鱼,同时至少允许一些迁徙物种生存下去。”Sibert说,“我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次灭绝——这是一个巨大的谜团!”

  这次突然发生的灭绝与任何已知的全球气候事件无关,当时并没有已知的气候灾难或生态系统破坏。而且远洋鲨鱼并不是由于现代远洋顶级捕食者群体的进化而逐渐灭绝的。相反,鲨鱼的突然灭绝似乎发生在金枪鱼、长嘴鱼、海鸟、喙鲸、须鲸,甚至迁徙鲨鱼繁荣之前的几百万年。但在鲨鱼灭绝后,新捕食者们的出现可能抑制了远洋鲨鱼再次繁荣。

  “在地球历史上,目前已知的证据显示,这段时间没有发生任何重大变化。”Rubin说,“但这次灭绝完全改变了栖息在开阔海洋中的捕食者的本质。”

  “尽管今天的鲨鱼主要分布在大陆架附近,但在不到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全球海洋鲨鱼的数量减少了70%以上。鲨鱼多样性的丧失与过度捕捞直接相关,而且全球海洋变暖使这一危机更加复杂化。”Pimiento和Pyenson写道,“这场正在演化的危机让人觉得似曾相识,这一次,鲨鱼的减少速度比地球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快。”

  “1900万年前发生的巨大变化改变了海洋生态系统的结构,同时也打破了近4500万年的稳定。今天我们所做的可能会破坏1900万年的稳定,未来的海洋将会迥然不同。”Sibert说。

  研究人员表示,尤其令人担忧的是,人类对鲨鱼的威胁比其他海洋物种更大,而且化石记录表明,现存的鲨鱼在过去很长时间对灭绝有抵抗力,一些物种存活了数千万年。鲨鱼从海洋中消失也会造成深远、复杂和不可逆转的生态后果,因为它们的存在反映了海洋生态系统的稳定性。

  “这篇论文有助于把目前鲨鱼数量下降放在过去4000万年的背景下。这是理解这些现代顶级海洋掠食者急剧减少可能产生的影响的至关重要的第一步。”Rubin说。

  下一步,Sibert表示将从世界各地收集更多环境和古生物数据,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以及是否在鱼类、浮游生物或陆地动植物等其他生物群体中也出现了灭绝。

  “这项工作可能引发一场了解这一时期的‘竞赛’,现代生态系统的崛起不仅受到影响,鲨鱼多样性大崩溃的原因也有待研究。”未参与该研究的耶鲁大学地球科学助理教授Pincelli Hull告诉记者,“归根结底,它代表了海洋生态系统在一个以前被认为不起眼的时期发生的重大变化。”

  无论如何,“全球1/4的鲨鱼物种正面临灭绝的危险,所有31种现存海洋鲨鱼的危险等级都在大幅上升。远洋鲨鱼群落的生态命运现在掌握在我们手中。”Pimiento和Pyenson说。唐凤

  农村人居环境宣传系列动画(十)持续改善农村人居环境 共建共享美丽宜居乡村

  两年前,北极海冰中的德国破冰船“极地号”船员向夜空发射了一束绿色激光,以研究冬季冰冷的云层。然而,光束在7公里以上的平流层中遇到了一千米厚的粒子层,研究人员后来发现,这是当年夏天席卷西伯利亚的野火产生的烟雾。

  近日,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陈萍、郭建平团队与丹麦技术大学教授Tejs Vegge团队等合作,首次将配位氢化物材料应用于催化合成氨反应中,开发了一类新型碱(土)金属钌基三元氢化物催化剂,实现了温和条件下氨的催化合成。相关成果发表于《自然—催化》。

  11月28日,距离“奋斗者”号全海深载人潜水器(以下简称“奋斗者”号)在马里亚纳海沟圆满完成万米深潜海试任务顺利返航整整一年了。

  作为古丝绸之路的黄金路段,河西走廊拥有大量精美的石窟。这里除了有举世闻名的莫高窟,还有天水麦积山石窟等众多石窟。石窟中保存了大量精美绝伦的壁画及栩栩如生的彩绘佛像,那么,绘制壁画和佛像的颜料又从哪儿来的呢?

  运用大数据提升国家治理现代化水平,是推进政府管理和社会治理模式创新的必由路径。在刚刚结束的苏州市第十三次党代会上,苏州工业园区被赋予了新定位:建设世界一流高科技园区、一流自贸试验区,成为面向未来的苏州城市新中心。

  今年春天,科研团队将种植技术无偿提供给克拉玛依一家园林绿化企业,“油城”周边1000亩重盐碱地因此种满了盐地碱蓬。栽种仅仅几个月后,郁郁葱葱的盐地碱蓬就为白色的盐碱地披上一袭绿装。

  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发布的《2021年世界海运发展评述报告》指出,未来几十年航运业面临的主要挑战是能源转型和与之相关的脱碳目标。

  近日,北京冬奥组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北京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部长赵卫东在回答“如何看待使用大量人造雪对环境及可持续发展的影响”时表示,人工造雪不会对区域用水安全和生态环境产生影响。

  在湿地与周边村庄交界处,一条条绿堤成为生态缓冲带,拦截来自周边村镇的生活污水、农业面源污染等。项目团队根据湿地的空间地貌,重塑生态系统,形成蓝绿交织的生态廊道,优化唐河水入淀后的水流路径,增加水力停留时间。

  根据一项近期发表在自然科研旗下《科学报告》杂志上的研究,科学家发现了一个由猛犸象骨制成的带有装饰的椭圆形象牙吊坠,其年代可追溯至41500年前,代表了欧亚大陆上最早的人类制作的装饰珠宝。

  超过90%的鸟类是一夫一妻制,且大部分都对伴侣忠贞不二。其中,信天翁更是典型代表。信天翁夫妇很少分开,年复一年地和同一个伴侣在一起。但近日发表在《英国皇家学会会刊B辑》上的一项新研究发现,信天翁“离婚率”上升了,全球变暖可能是罪魁祸首。

  据物理学家组织网近日报道,由美国科学家主导的国际向前搜索实验(FASER)小组,通过分析欧洲大型强子对撞机(LHC)提供的数据,首次在LHC上发现了中微子的“蛛丝马迹”。

  海南有“热度”“深度”和“纬度”;上海有人才、资金和市场。上海和海南,发挥各自资源特色和政策优势,促进两地科技合作再上新台阶。

  前不久,已在南方电网贵州兴义供电局工作23年的龙福刚,被联合表彰为2021年度“最美退役军人”。他说:“要走最难的路,登最高的塔,把军人的精、气、神带到工作岗位上,时刻胸怀责任与担当。”

  元宇宙呈现的是什么,还处在比拼想象力的阶段。元宇宙是不是值得倡导的未来科技方向,众说纷纭中唯一的共识是,它不会一蹴而就,这场持久战需要科技界及产业链各环节共同努力。

  凭借在关键蛋白上的30多个突变氨基酸,新冠病毒变异株“奥密克戎”一经报告,很快被世卫组织定为“要犯”(VOC)。

  走进浙江大学信息与电子工程学院智能传感所副所长杨宗银的办公室,可以看到,在电路焊接平台上,电烙铁、电路板、各种零配件一应俱全,办公室俨然是一个实验室。

  2014年5月,23岁的陈芳珍刚来林场不久,一位老职工便喊上他和其他几位刚来上班的年轻人一同上山。“前辈说山上有宝贝。”高云山林场葛坳分场护林员陈芳珍说。

  近日,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央宣传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科技部联合印发了《关于表彰第六届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和专业技术人才先进集体的决定》,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研究员陈发虎入选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名单。

  据最新一期《自然·电子学》杂志发表的论文,美国研究人员开发出一种新的毫米波无线微芯片,该芯片实现了一种可防止拦截的安全无线传输方式,同时又不会降低5G网络的效率和速度。该技术将使窃听5G等高频无线传输变得非常具有挑战性。